联系方式

《新莆京娱乐》杂志社编辑部
联 系 人:李编辑
投稿邮箱:3456669469@QQ.COM
Q Q/微信:3456669469
电??话:知识力量杂志社联系电话可查

论文范文

当前位置:新莆京娱乐 > 论文范文 >

宝黛二人在大观园中的院落布局及其性格刻画

发布时间:2020-01-07 16:44:27? 文章来源:/? 作者:仰编辑? 阅读:次


(临沂大学,276000)
摘要:《红楼梦》既是一部由才子佳人小说,又是一部世情小说,它集中国古典文化之大成,在中华文化的各个方面诸如饮食、服饰、诗词、哲学等方面都作出了详尽的展示。在这里我们将从园林艺术与人物刻画的角度来分析小说中的两大主人公“宝黛”及其在大观园中的院落之间的联系。
关键词:大观园;宝黛;景观布局;人物性格


正文:
《红楼梦》与以往大团圆式的传统小说不同,颇有些“所求皆不得”的悲剧色彩,小说中的主人公几乎都葬送在大观园这个看似富贵无极却又时时处处禁锢人、扼杀人的地方。因此这种悲剧的色彩往往通过对于园林的描写渗透出来。
中国的诗歌创作中“景”与“情”往往不可分离,常常会用到“融情于景”“情景交融”的手法。与此相通,人物的个性特点与所处之地的景观、布局、意境也是相互体现,相互交融,相互影响的。林黛玉的孤高自许与潇湘馆清冷孤寂 ,贾宝玉的天真澄明与所居怡红院富丽堂皇。院落与主人的个性相吻合,这也恰合“天人合一”的儒家理念。
一、林黛玉(潇湘馆)
林黛玉是《红楼梦》中第一人,她生的姿容绝代,还负有诗才,几乎是中国的文学作品里最有灵气的女性形象。因此潇湘馆也是大观园内第一处。
潇湘馆外是千百竿翠竹掩映射房舍,进得潇湘馆看到的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寥寥几笔,一处清幽之地就跃然纸上。“上面小小三间房舍,一明两暗……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得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宝玉说:“这是第一处行幸之处”,为颂圣而欲作“有凤来仪”。
其实,《庄子•秋水》中曾言,凤凰是非梧桐不止,非练食不食,非醴泉不饮的。“练食”即竹实,这正合潇湘馆中独有的那几竿竹子,更不消说后墙院下的一派盘旋竹下的小泉了。这里做黛玉的居所也有赞她 人品贵重,是人中之凤的意味。而《八家评批红楼梦》中张评:“绝妙,字面开合颂扬,极为得体,而底里则宝玉求凰处也”,正是宝玉和黛玉感情发展的见证地,这也是“木石前盟”的又一小小伏笔。
贾政说“月夜坐此窗下读书,不枉虚生一世”,宝玉为这里所作的一联诗却为: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
其实也是对贾政为仕途经济读书的不赞同,这是最清静雅致之地,若是在此“用功”反而是对此处的玷污,此幽静之地有兰心蕙质的黛玉在此读书下棋最合适不过。黛玉虽爱读书但和贾政时时要求宝玉”读书”不同,黛玉是为了爱好,《西厢记》《牡丹亭》是她的心头爱,而贾政则是最重视科考要读的四书。
潇湘馆里有别处所没有的两样东西,一是竹,二是泉。
苏轼诗云: “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由此可见,竹常常是文人名士理想的人格 化身。黛玉虽为女子,偏偏最爱竹,这也难怪刘姥姥进大观园时说这不像是女子的绣房,倒像是个哥儿的书房。其实这正是林黛玉柔弱外表下叛逆的一面,虽然封建社会从方方面面压抑着女性,禁锢着女性。但她却有着自己的爱好和追求,她不像宝钗、凤姐那样学些持家处事之道,而是作诗填词,过随心畅快的生活,这也是林黛玉最具有闪光点的一面。
潇湘馆中的竹还有一点不同之处,潇湘竹亦称“斑竹”、“泪竹”这又能使人联想到它名字的由来,一是“斑竹一枝千滴泪”,暗含了“还泪”一说;还能让人想到舜帝与娥皇、女英的上古传说:二人同嫁舜帝,舜帝死后,二人泪洒竹上,最后同为其殉情。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 这又和宝黛钗三人的爱情婚姻相对应,但与娥皇女英的故事不同的是宝黛二人心意相通,萌生出爱情,但最后走入婚姻的却是宝玉和宝钗,这也预示了三人的悲剧结局。
虽然大观园中的院落大多临水而建,但院落里有泉的却只有潇湘馆了。宝玉曾说 : “女儿是水做的骨肉”,他欣赏的也是女子的清爽之气。而黛玉原本是绛珠仙草,属木,水是她的生命之源。神瑛侍者的浇灌使她得换人形,所以黛玉所居之处须得有泉,但这泉只是“一派”开沟尺许,水流细小,这也预示了黛玉多病早夭的命运。
二、贾宝玉(怡红院)
宝玉和黛玉虽然都是封建社会的反叛者,但宝玉和黛玉又有很大的不同。他是最受宠的嫡子,平日里被长辈呵护着,未曾见过真正的人情冷暖,更不知世事艰辛。所以内心一片纯然澄澈,个性更是浓烈鲜明,唯有在父亲面前才会露出怯懦来。
在《红楼梦》第十七回中,贾政为试宝玉之才让他想几个新鲜字来题,宝玉属意“红香绿玉”,及至元妃省亲时亲赐名“怡红快绿”。总之,“红”与“绿”是怡红院的主色调。“绿”的是院中的数本芭蕉,“红”则是指园中的那棵西府海棠。这西府海棠也是大有来头,“其势若伞,丝垂碧缕,葩吐丹砂”,据传是出自“女儿国”中,由此又能体味出几分曹公对“女儿棠”的隐喻。宝玉也说此花“红晕若施脂,轻若似扶病,大近乎闺阁风度”。大观园里居住的大都是贾府的女儿们,恰似一个女儿国,宝玉就是唯一的男子,那棵芭蕉。
棠就代表着贾府里如海棠花一般绽放的少女们,而宝玉就是那被簇拥着的芭蕉,他与那些固守着男尊女卑的人不同,乐于与女孩子们一起嬉笑玩乐,也乐于为她们带去快乐。贾府里的女孩子们是宝玉快乐的源泉,听到少女香消玉殒的消息,他便痛彻心扉,“恨不能随他去了”;听到林妹妹回贾府的消息便喜不自胜,恨不能飞身前去相迎。而被宝玉呵护着的少女们也同样心系于宝玉,为宝玉的宠溺纵容而欣喜,亦为宝玉受伤而神伤。
等到进入房内,则是另一番天地了。贾政等人初次游览时看见的是四面雕空的玲珑木板上无论是书画、雕刻、嵌宝、盆景、笔砚、书籍、古董、乐器等等不一而足,“真是花团锦簇,剔透玲珑”。这还不算完,对于室内的陈设 ,后文还在不断地补充。比如后来贾芸来找宝玉,看到了回廊上的各色笼子和仙禽异鸟。等到刘姥姥酒后误入,又撞到了板壁上栩栩如生的画,以及室内流光四溢的宝贝,身为“下层人物”的刘姥姥还注意到就连“地下踩的砖,皆是碧绿凿花”。触动西洋机括才能露出的床帐。四十四回里王熙凤吃醋打平儿,宝玉请平儿到怡红院暂避时我们又看到了宝玉熟门熟路地拿出“化妆品”教平儿用。
这样的布局的确富丽堂皇,流光溢彩,但是却有违传统审美中的“留白”之境。不过,放在贾宝玉身上却并不违和,因为贾宝玉就是一个所谓“不务正业”的纨绔。他身世显赫,最受宠爱,有什么宝贝在他这里也不稀奇,而且他不问俗务也不在乎物件的价值,随处可见的珍玩其实于他或许还比不上黛玉亲绣的一个香囊珍贵。而室内外物品来自于天南海北,中西兼收,也体现了宝玉杂学旁收,反对走经济仕途的“正道”的特点。也难怪后来结海棠诗社时宝钗戏谑地为他起别号“无事忙”“富贵闲人”呢。
三、结语
大观园是贾府的女孩儿们和宝玉人生中重要的生活场所,他们的欢笑,泪水,愁怨都留在这里。这里的每一座桥,每一个门,每一栋院落的格调气派都渗透者居住者的个性和心理,甚至预示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不仅仅是黛玉和宝玉,李纨与稻香村,探春和秋爽斋……都是如此。大观园的园林布局也是每个人的人生,他们是不可分离的。一切都在最开始,甚至是大观园落成之前都已经注定了。
参考文献
[1]红楼梦[M].(清)曹雪芹 著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2年1月第1版
[2]大观园植物景观与人物性格的关系研究[J].张军.中国园艺文摘. 2012(04)
[3]大观园研究综述[J]. 王慧. 红楼梦学刊. 2005(02)
[4]贾府四姐妹人物刻画及其大观园中院落景观布局[J].牛坚,安徽农学通报(2007 年6 月1日)
[5]《红楼梦》的庭园结构与文化意识[J].张世君.红楼梦学刊.1994(01).


本文来源:宝黛二人在大观园中的院落布局及其性格刻画:/lunwen/10376.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