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新莆京娱乐》杂志社编辑部
联 系 人:李编辑
投稿邮箱:3456669469@QQ.COM
Q Q/微信:3456669469
电??话:知识力量杂志社联系电话可查

论文范文

当前位置:新莆京娱乐 > 论文范文 >

基于SHEL模型的通用航空危险源辨识分析

发布时间:2019-11-23 19:36:20? 文章来源:/? 作者:成编辑? 阅读:次


(国网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北京 昌平 102211)
摘要:将SHEL模型运用于某直升机电力巡线为主营业务的通用航空公司,运用目标推导法、要素推导法和事件推导法,将该通航公司五大系统细化为多个二级子系统及各流程,最终查找出各类危险源436个,其中飞行操作系统123个、机务维修系统162个、运行控制系统77个、直升机电力作业系统29个、地面保障系统45个,建立危险源库,并提出相应措施。
关键词:SHEL模型;危险源;通用航空


随着民航局放管服政策,通用航空业发展呈现井喷状态,通用航空企业数量、机队规模、飞行种类日益增多,飞行作业量井喷式增长。通用航空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安全问题日益严峻,通航企业安全管理基础薄弱、专业岗位人员欠缺、规章体系不完善,造成通航事故频发,人员伤亡巨大,财产损失严重。
如何确保通用航空产业安全监管与生产作业,成为国内外专家学者研究的重点。赵良深基于安全管理体系理论、人为因素理论和人力资源管理理论,从机务维修管理、安全信息管理、安全文化建设、安全绩效考核和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对海南航空公司的安全管理现状进行研究。
随着通用航空安全管理体系的完善,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意识到,风险关口前移是安全管理的根本,未得到及时辨识和管控的危险源是事故发展的根本,关于危险源的分类、评价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危险源是指可能导致人员伤害或疾病、物质财产损失、工作环境破坏或这些情况组合的根源或状态因素。这种根源和状态来源于人的不安全行为、物和环境的不安全状态、管理上的缺陷。
为了全面分析安全生产中的危险源,国内外专家学者采用多种方法进行深入研究。金迪运用SHEL模型对不安全事件发生原因进行分析,找出安全风险中所存在的危险源,并通过层次分析法对危险源的影响权重进行分析,为风险控制措施的制定提供了依据。霍志勤等对Reason模型进行修正分析,构建了空中交通管制不安全事件的分析框架,为空管事件原因分析及危险识别提供依据。张粉婷基于Bow-tie模型对通用航空60个典型的危险源进行风险分析和评估,研究通用航空运行不安全因素。
人即是通用航空运行中起主导作用的因素,又是最难掌控的因素,又是生产作业的执行者,也是安全管理的监督者。本文基于SHEL模型,结合要素推导法,对国内某直升机电力巡线为主营业务的通用航空公司危险源进行识别、统计,将该通航公司五大系统细化为多个二级子系统及各流程,查找危险源,建立危险源库,并提出相应措施。
1 通航公司作业模式
该通用航空公司主营业务为直升机电力飞行作业,利用直升机作为载体搭载巡线人员,采用带陀螺稳定器的望远镜、红外热成像仪、可见光设备等对输电线路进行检测和维护。为确保飞行安全,飞行作业需按照预先准备、直接准备、飞行实施和总结讲评四个阶段来进行,涉及飞行操作、机务维修、运行控制、直升机电力作业、地面保障五大系统。
2 A通航公司SHEL模型分析
2.1 SHEL模型
SHEL模型是爱德华教授于1972年提出的:安全工作中“人”所处的特定系统界面的原理,组成这个界面的元素包括:软件(Software)、硬件(Hardware)、环境(Environment)和人(Liveware),分别用其首字母S、H、E、L来代表,这四个元素组成的模型即是SHEL模型。
由SHEL模型可以看出,若将航空公司作为一个整体的系统,系统的核心便是人(飞行人员、机务人员、运行控制人员、直升机电力作业人员、地面保障人员等),人-软件、人-硬件、人-环境和人-人界面之间必须相互契合才能安全的实现系统目标,界面若不完善,事故的发生也就随之而来。
2.2 明确所要分析的系统
运用SHEL模型查找危险源的方法主要有目标推导法、要素推导法和事件推导法三种,本文结合三种方法,将该通航公司五大系统依据生产作业流程、飞行实施阶段、维修保养等细化为多个二级子系统,并将这些子系统按照SHEL模型进行梳理,分析为保证流程的顺利实施及目标的有效实现,确认系统要素。
2.3 查找危险源
运用目标推导法、要素推导法和事件推导法,对该通航公司五大运行系统及各要素进行工作分析,从人、设备、环境和管理四个方面的风险要素逐层查找危险源。人的风险因素,如个体特征、心理、生理、教育水平、协作精神等;设备的风险因素,如设计缺陷、故障、检查情况等;运行环境因素,如光线、噪声、温度、湿度等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对人的影响,管理因素,如人的指导思想、安全文化、教育培训等。最终查找出各类危险源436个,其中飞行操作系统123个、机务维修系统162个、运行控制系统77个、直升机电力作业系统29个、地面保障系统45个。为后续根据危险源构建该通航公司安全风险评价指标体系奠定了基础。
2.4 典型危险源的控制
436个危险源中,属重大危险源的37个,其中3个为不可接受重大危险源需立即采取措施消除;399个一般危险源。不同级别的危险源有相应的控制措施和原则:
表2 危险源控制和原则

将436个危险源按照发生可能性和后果严重程度两个维度分析确定风险维度,根据表2中的原则有针对性的制定整改措施。SHEL模型是以人为核心,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展,从业人员队伍迅速扩大,质量参差不齐,应建立完善的培训机制,开展业务技能培训、技能比武,提高人员技术水平,提高人员心理、生理素质。
3 结论
(1)基于SHEL模型,采用要素推导法,对通航公司五大运行系统及各要素进行工作分析,从人、设备、环境和管理四个方面的风险要素逐层查找危险源,有针对性的提出整改措施,以人为核心加强安全管理。
(2)保证航空安全运行,人的因素是根本。加强人员队伍建设,优化人员技能、意识、心理,改善外在工作环境,减少人的不安全因素,才能持续保证生产安全。
参考文献
[1]葛亮。A通用航空公司飞机维修安全管理体系研究[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5.
[2]师梦。A通用航空公司生产运行系统安全管理体系建设研究[D].成都:四川师范大学,2017.
[3]郑红运,吴立鹏,陈道刚,王灿敏,江涛,秦怀宇.基于SEM的通用航空公司安全管理能力实证研究[J].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报.2015,27(3):14-18.
[4]朱慧敏。山东航空公司安全管理体系实施研究[D].青岛:中国海洋大学,2012

本文来源:基于SHEL模型的通用航空危险源辨识分析:/lunwen/2007.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