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新莆京娱乐》杂志社编辑部
联 系 人:李编辑
投稿邮箱:3456669469@QQ.COM
Q Q/微信:3456669469
电??话:知识力量杂志社联系电话可查

论文范文

当前位置:新莆京娱乐 > 论文范文 >

浅析歌剧选段《杨白劳》的形象塑造与歌曲的情

发布时间:2019-12-27 13:34:05? 文章来源:/? 作者:于编辑? 阅读:次


(自贡市四川理工学院,643000)
摘要:一首歌曲要塑造人物形象就需要通过歌词为载体,需要演员寓情于歌词,通过旋律线勾画出作品的形象,并通过跌宕起伏的表现手法“抓住”观众的耳朵;而要想做到像杂技演员一样牵动观众的每一根神经就必须揣摩角色,让自己融入在角色之中并倾注自己全部的热情和情感。同时还要求我们在理解全曲内容的基础上增加自己的想法并在演唱过程中体现出来,这样才能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觉,从而才会被观众记住。
关键词:杨白劳;形象塑造;情感处理

一、歌剧选段《杨白劳》的形象分析
歌曲《杨白劳》这一唱段选自歌剧《白毛女》,歌剧《白毛女》是由贺敬之等执笔,马可等人作曲,根据华北农村的"白毛仙姑"的传说进行改编,从而创作出的一部歌剧。“白毛仙姑”的故事梗概大体是:地主黄家的佃户杨白劳和其妻子育有一女,女儿名叫喜儿,但杨白劳的妻子不幸逝世,离世前妻子托付杨白劳一定要将女儿拉扯大。杨白劳累死累活,省吃俭用,终于将喜儿养到了17岁,跟喜儿同村的有一个叫大春的小伙跟喜儿可谓青梅竹马,两人早已彼此互生情愫。但地主黄世仁早就对喜儿心怀不轨,于是利用杨白劳还不起欠下的租债,强行让杨白劳在喜儿的卖身契上按下了手印,黄世仁让手下将喜儿强行掳到了府中并玷污了喜儿。一对恋人被活活分离,可谓连根的树儿风刮断,连心的人儿活拆散。一对父女被活活迫害,可谓老天单杀独根草,大水尽淹独木桥。由于失去了喜儿,大春远走他乡并加入了革命。由于失去了喜儿,无助的杨父最终选择了喝卤水而自杀。由于喜儿被玷污并怀了孩子,但不愿屈服的喜儿最终在黄家仆人张二嫂的协助下逃出黄家并躲进了深山,但由于生下了孩子(孩子不幸夭折)又缺乏营养和盐份,最终喜儿的头发渐渐变白。由于没有吃的,喜儿常常跑去庙里面取贡品吃,这样就难免被人们撞见,因而被人们称为“白毛仙姑”。故事最后大春跟随部队返回了家乡,一方面地主黄世仁为了反抗当时的减租减息运动而利用白毛仙姑的事情来散播降灾谣言;另一方面革命队伍为了稳住民心于是革命队伍决定一探究;最终大春发现白毛仙姑竟然是喜儿,一对恋人终得重逢,另一边黄世仁也被打倒。最后他们俩幸福地生活了在一起。
《白毛女》的音乐创作不仅加入了地方戏曲元素,而且借鉴了中国北方民歌的调子,并采用西洋歌剧的创作经验,使整部歌剧的人物更加鲜活,音乐更加富有感染力。而《杨白劳》选段则吸收了山西民歌《捡麦根》中的曲调,形象地体现了杨白劳弱势无助、软弱可怜的艺术形象。杨白劳,一个受地主压迫的千千万万的农民代表,他们勤劳能干,却过着食不饱穿不暖的生活,最后竟逼得自杀的地步。对于歌曲《杨白劳》的演绎非常多,有美声唱法的演绎,也有民族唱法的演绎,各路行家里手的演绎都有自己的理解和风格。笔者在此结合自己的演唱谈谈自己的体会和演绎心得,希望能给声乐同仁们提供一点参考。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
《杨白劳》全曲由四段旋律构成,第一部分为五个降号的A微调式,歌曲由四个小节的慢板引出,杨白劳由于寒冬腊月在外躲账,赶在大年三十这天回家和喜儿过年团聚,由于身无分文,很沮丧地往家赶,他回想躲债的心酸,于是十分无力地唱道“十里风雪一片白”,当唱这一句的时候,声线应该唱直,声音一个比一个往外传,让人感觉到十里开外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拖着疲惫的步子穿过白茫茫的大雾往家赶,唱“躲账七天回家来”的时候,不需要太多情感,当作一句交代事情的旁边,唱“指望着熬过了这一关”的时候,“指”字稍微停顿一下,表现出一种期盼,“望着熬过”稍微快一点,为了表现出内心对宁静生活的向往,“挨冻受饿我也能忍耐”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唱出来,目的是为了表现出即使你尝尽了人间疾苦,命运还是不会放过任何人,同时也为下一段旋律作铺垫。第二段旋律仍然为五个降号的微调式,由三小节晃动的音型引出,预示着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果然杨白劳惊恐地唱出“猛听叫喜儿顶租子”,这对于与喜儿相依为命的杨白劳来说,真是好比那晴天打霹雳,然后杨白劳无助地唱道“喜儿呀喜儿我的命根子”这里用说着唱的方式唱,既唱给自己听,更是说给父老乡亲听,既唱给可以主持公道的人听,更是说给天说给地听。“父女俩死也不能离”其实是杨白劳对接下来自己自杀的一种预示。所以要唱得坚定而果断。“老天单杀独根草,大水尽淹独木桥”,这是杨白劳的控诉,由于他性格的懦弱和无能,他不敢正面对抗地主黄世仁,只得将内心的一腔悲愤怪罪于老天。当他说完内心的苦楚之后,懦弱的一面又表现出来了,他唱着“我一生只有这一个女,离开了我喜儿我活不了”。他不是积极地选择面对地主黄世仁,而是一再地告诉人们,他离开了喜儿活不了。这里要用略带哭腔的音色表现出来,大概哭是杨白劳拥有的唯一自由和权力。这里让我想到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哀其不兴,努其不争。”当时的杨白劳连死的勇气都有,为何不敢直面地主黄世仁?虽然他弱小,不足够对抗地主阶级,但生活已经逼迫他到了如此地步,他想到的却是用死来逃避。
第三部分旋律由五个降号转为五个升号的升C商调式。由三小节的引子引出,引子的最后一拍是两个渐慢的音,可以理解为那是杨白劳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窗前看见炕上熟睡的喜儿,他伸手唱着“喜儿喜儿,你睡着了,爹爹叫你不知道”,其实他并没有真的叫出声来,他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呼唤着喜儿的名字,因为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喜儿,或者说他不敢面对喜儿。他在心里充满自责和罪过地对喜儿说着“你做梦也没想到,你爹我有罪,你能饶”。当唱这一句的时候应该带着哭腔,表现出杨白劳的无助和绝望。
第四部分音乐又回到五个降号的A微调式,音乐经过三个小节的间奏引出杨白劳的说白,在间奏当中,演员要酝酿一种情绪是他之前的懦弱性格积压下来的委屈和心酸仿佛在这一刻得到爆发,他终于在绝望中喊出“县长财主,豺狼虎豹”到说虎豹两个字的时候应该把虎豹两个字的节奏放慢,表现出咬牙切齿的效果。“我欠租欠账”用一种承认的语气说,“是你们逼着我写的”这一句重点强调逼,用一种绝望的语气表现出人把人逼成鬼的绝望,在写的后面加一个“啊”字变成逼着我写的啊,将所有的心酸委屈全放在这个“啊”上面。“卖身的文书”重点强调卖字,歌唱的方法少一点,略带一点沙哑的声音十分揪心地唱出这几个字。“北风刮,大雪飘”这一句需要结合杨白劳的悲惨遭遇,这一句既是唱的自然环境严寒恶劣,也是唱杨白劳他自己的悲惨命运。“那里走,那里逃”这一句是在杨白劳失魂落魄以后他对苍天唱的,他的潜台词是你要我往哪里走,往哪里去,失去了我喜儿我如同被连根拔起的树木,去到哪里都是不能活了。歌曲最后一句是“哪里有我的路一条”。这是他对苍天发出的问,但他应该有了答案,那就是自己只有自杀这一条路。在唱这一句时需要用尽力气唱出来,在“有”字上哭着延长,“我的”两字说白,路一条的“一”适当延长一点“一”字,当条一唱唱出来应该随着情绪自然地下跪表现出悲伤绝望到极点。全曲最后在三个柱式和弦中结束,仿佛敲响的丧钟一样。

作者简介:文灯(1991年2月—),男,苗族,贵州省遵义市务川县人,四川理工学院,硕士研究生,学生,研究方向为音乐。

本文来源:浅析歌剧选段《杨白劳》的形象塑造与歌曲的情:/lunwen/7763.html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